网站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当边境口岸拥堵导致国际货运班列运输时间超过海运,该

发布日期:2020-07-22 04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据外媒14日报道,自今年6月初,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主要边境口岸开始拥堵。到6月底,中国至欧洲的国际货运班列迎来运输高峰,有部分列车距指定交付时间延误了将近两周时间。据美国一物流运营商负责人表示,鉴于新冠疫情,全球物流不畅,新丝绸之路上的铁路货运量来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“汹涌澎湃”。

据介绍,外媒于7月10日开通了一档讨论“阿拉山口/霍尔果斯边境口岸现状”的直播节目,采访了一位来自荷兰货代企业的负责人。该负责人表示,每天都需要处理边境口岸拥堵的问题,目前铁路货运的运输时间甚至比海运还要长,这在一定程度上打击到部分客户对于铁路运输的信心。

虽然边境口岸拥堵的具体原因还未达成广泛共识,但该负责人指出了两个可能的原因:其一,即西向和东向开行的班列数量不平衡,以及承载集装箱的铁路平车不足(发往欧洲的班列数量远高于回程的班列数量,导致大批铁路车板集中于欧洲),二者互有联系,相互影响。其二,自新冠疫情以来,空运、海运、汽运相继受限,很大一部分货源转移至铁路,使国际铁路货运市场获得迅速发展。这确实将铁路口岸过境运输量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,但运营能力进一步受到考验,加大了出入境班列之间开行数量的缺口。

事实上,自中国市场恢复以来,运营中欧班列的平台公司都陆续创下了新的货运纪录。今年上半年,阿拉山口海关共办理班列2,128列、发送19.2万标箱,与去年同期相比,分别增长50.5%(欧洲方向)和41.4%(中国方向)。此外,阿拉山口/霍尔果斯口岸作为中欧班列出入境数量最多的边境口岸,占了总货运量的70%。

随着3月份铁路货运量的激增,铁路被证明是一种受欢迎的运输方式,它在空运运价飙升和海运运时过长、货品积压的市场痛点中,给托运人带去了“新的希望”。只是欧洲市场依旧有众多行业面临着停摆和挣扎,尽管如此,5月仍成为了创造纪录的月份,随后的6月更是超额完成任务。

霍尔果斯铁路口岸

文章称,预计到7月中下旬,边境口岸的拥堵情况会有所减缓。目前,中国铁路只对常规固定班列放行,以此来释放边境口岸的空间。由于疫情后的运力有限,部分铁路集团公司在原有获批的列车时刻表上,新增了诸多从中国内地始发的货运班列,直至6月班列开行量饱和,开始伤害整个市场,于是原计划外的增开列车被叫停。

接受采访的货代负责人在直播中表示,中欧班列的开行需求持续增长是必然的,但总体来说,为了提高转运能力,铁路相关的基础设施设备仍需改善,铁路车板也应增加,这需要各方长期的支持。同时,还需要缩小西向和东向班列之间开行量的差距,可以看到的是,中国铁路一直在推动东向班列的业务上付出了诸多努力。

该负责人补充说,有时候看到客户在文件的沟通上浪费了很多时间,因此做好相关运输文件的准备工作,在初始阶段往往会加速整个运输进程。此外,他还认为,其他措施诸如将货物托盘化,其效用可能不大,顶多能节省半天时间,但相反出于各种原因,托运人发散货不用托盘,会导致集装箱内部空间利用率的下降、铁路货运单价的上升。

报道还称,拼箱业务(LCL)作为铁路货运行业下的一个细分领域,大多数货物品类对运输时效有要求,但从目前来看,所受到的影响较小。铁路边境口岸的拥堵使中国铁路方面变得保守,借此减少了集装箱拼箱舱位的总面积,但大部分拼箱企业都会定期向铁路预订拼箱舱位,即使是目前总体运输的时效受到一定影响,但至少比没有整箱(FCL)舱位要来得幸运。

根据以上判断,文章认为,鉴于空运价格现阶段开始下浮(较去年仍旧高出不少,但并非极端情况),如果铁路运输持续拥堵,造成延误时间过长,或有可能致使一部分拼箱业务被挤压到空运,甚至是海运。

显然,这已不是新丝绸之路首次面临拥堵。该文章描述称,大部分业内专家认为,这是有一定规律的。比如,欧洲一到暑假期间,铁路运输便会产生拥堵,因为暑假总是比较悠闲,然后紧接着的是9、10月份,会再次出现拥堵。文章强调,此处并非暗示边境口岸会有规律性的季节性拥堵,但从某种程度上说,拥堵是因欧洲货运需求量的增大而引发的。

中欧班列于阿拉山口的换装现场

文章表示,今年的国际铁路货运市场,其格局较难预测,尤其是拥堵掺杂了诸多因素。可以明确,这已不单单是边境口岸拥堵的问题,虽然情况会有所缓解,但后续影响仍在全面显现。譬如,行驶于同一条铁轨上的列车,在某地出现拥堵,那么下一个检验站就会面临陆续驶来的列车,从而造成运营压力过大,再次引起拥堵。

文章最后表示,此次拥堵有一个积极作用,那就是让各方意识到,即使中欧铁路货运市场还在发展的势头上,但改善和优化铁路基础设施仍然十分重要。此外,欧洲是否会很快出现拥堵情况,还尚未可知,需要继续观察欧洲铁路边境口岸的运行情况。

Power by DedeCms